有時候,發現自己過分樂觀的細胞來自於爸爸,
今天走出考場的時候,心情其實不太好,
考試委員問我,你到底喜歡敎哪一科?
我說,英文,我很喜歡敎英文。

然而,我不喜歡這個問題,
非常笨的問題,不會有人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口試委員問不出真正的答案,
即使今天是歷史科的口試,
我會換另一個的答案,

可是,這不代表我說謊,
我真的蠻喜歡教書,
有時候,
覺得自己一上台好像就註定吃這行飯的一樣,很熱絡的招呼起學生

那,我喜歡敎哪一科?
英文,我真的很喜歡英文,
希望我的每一個學生都能把英文學好,
也希望自己有棒到讓學生膜拜的英文實力

我也愛歷史,
我想說故事,讓每一個孩子都在故事中認識我們的祖先
用一隻粉筆輕輕的畫出歷史的時間軸,
跟著我一起聽從遙遠的年代開始的故事


今天口試委員又說:你應該要focus在一個專長上……

因為口試的資料漏了餡,我忘記把資料修改過來,
尷尬又沉默的笑了一笑
好吧
今年,我是無力招架的小卒
明年,我將整裝出發,重現江湖,
你看,果然是無可救藥的樂觀~

全站熱搜

venusc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