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爾生在澳門吃了兩個大敗戰,盟軍亦棄他而去,雖然掌控全國最精華的海軍,卻連一個小小的澳門也吃不下來,只覺得前景一片茫茫,不知何去何從,更不敢回到巴達維亞,因此苦惱異常。副將高文律(Kobenloet)於是建議艦隊北行,佔據無人防守的澎湖群島。高文律建議並提醒在一六○四年韋麻郎提督為了開拓與中國的貿易,就曾佔領過澎湖群島。
一六二二年七月十一日,雷爾生大軍轉從紅木埕登陸,進入無人防守的澎湖島。七艘軍艦外加戰士九百人,以澎湖為根據地四出掠奪。在各離島上,荷人強俘了四千多名中國百姓作為奴工,另有戎克船三十艘、漁船六百餘艘。八月起將強擄來的漢人奴工強迫在澎湖本島風櫃尾北邊建築紅木埕要塞(現在的馬公 附近),周圍有120丈,城的面積為180平方公尺。不僅在澎湖本島同時也於金龜頭、蒔裹、白砂、漁翁、八罩諸島興建類似城堡,要塞城堡大都為方形每邊約56公尺,是標準的荷蘭式方形城堡。城堡四角另築有三個突出的稜堡,稜堡上設置大砲二十九門,以為長久據守之計。
整個要塞利用最原始的土牆築成,歷經三個月於同年十一月建造完成。漢人奴工被虐待過度勞累而死者達一千三百餘人。剩下未死的漢人奴工二千五百人,加上海盜的掠奪品,皆被雷爾生當作禮物送給巴達維亞荷蘭總督顧恩。
這些任意捉來的漢人兩人一綁,強制勞動,等築完城後,再把這些漢人當做奴隸賣到巴達維亞。荷軍在輸送漢人奴隸的途中,全然不顧其生死。例如,從記錄中得知,從澎湖島上船共有270名漢人,抵達巴達維亞者僅有137名,其他不是忍受不住虐待痛苦而死亡,就是因生病而活活被投入海中;顯見十七世紀歐州人道德觀完全以利益為依歸。
雷爾生佔據澎湖,為了掙回顏面,一方面連絡漢人海盜李旦,並派船艦二艘,鬼鬼祟崇地出現於福建漳州沿海的峿嶼附近,阻擋中國船往來馬尼拉,阻礙西班牙人的貿易,企圖獨霸台灣海峽,以達成海上絲路的龐大利益。
明廷由各州府的報告得知紅毛人在澎湖及海上的各種暴行,並不了解為何紅毛人如此大膽向明廷挑戰,只知深懼紅毛人勢力伸入華南,即下令設法防患未然。福建巡撫商周祚命雷爾生撤出澎湖,雷爾生置之不理。繼任巡撫南居益知道非以武力驅逐不可,態度轉為強硬,遂召總兵俞咨皋(抗倭名將俞大猷之子)商議對策。
福建巡撫南居益及福建總兵俞咨皋皆採取武力對抗,並採用海上巨寇鄭芝龍來對付紅毛番,以資對抗自已海上武力的不足。最後決定於一六二三年(天啟三年)九月五日,施行「海禁」。並在翌年一六二四年正月二日,下令福建總兵俞咨皋、守備王夢熊,率領兵船至澎湖,登陸白沙島,與荷軍接戰。俞咨皋率兵二千,欲自白砂灣的東方鎮海港登岸,但船一接近白砂灣,荷蘭軍艦便施以砲擊,若離開,荷艦則不予追擊。俞咨皋苦不堪言,無法將兵士送上岸。隨即向巡撫建議應另以明軍兵船攻擊荷船,取得海上優勢,好讓大軍可登陸,則驅逐在澎澎的紅毛人當不日可成。

資料來源:http://www.taiwanus.net/history/1/12.htm

全站熱搜

venusc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