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從圖書館出來的時候

才忽然想到昨幾天自己騎機車晃到安平看夕陽這件事

那個傍晚剛結束一堂壓力很大的課

雖然正在往圖書館的路上

但是心底卻吹來一陣想要放鬆的海風

於是 就在等紅燈的空檔把車子駛離市區

一開始並沒有想去哪裡 只是不想停下來

煩亂的壓力 闖一次600起跳的紅燈

都不能阻止我

不是有什麼驚世駭俗的想逃離什麼體制的偏激

我仍然很乖巧

只是想在雍塞的車潮之中找到一些安全的叛逆

你懂嗎 安全的叛逆

然後 在迂迴的曲折之中 我無意間看到安平的路標

安平,運河的終點 那裡應該會有一片大海吧

嘴角輕輕的揚起 有點得意 一半是因為居然自己找得到這裡的路 一另半是對於夕陽的期待



後來 我買了一碗安平豆花在四草大橋上看湧起的浪潮

來了這麼多次安平

這好像 是第一次自己來的

儘管這樣 卻不是因為孤獨

是種說不上來的壓抑

安靜地吃完紅豆豆花

會不會有認識的人經過這裡 也剛好抬頭看到我的呢? 我想

或許會 但是不會的可能更大

forget it

我又想在天黑之前回家了.......


全站熱搜

venusc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