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is possible for my Wife!

 

在二二八的年假中,我聽到陳老爺兩次發自內心的驚嘆

一開始,是第一晚睡前要刷牙時老爺翻遍了行李箱還是找不到牙刷,於是

陳老爺問我:妳忘了帶牙刷嗎?

我:快別誣賴我,出門前我還特地把我們三個人的牙刷用一個小袋子裝起來,一定是你沒認真找,再找一找吧~

陳老爺再翻了一次行李箱,給我真的找不到的表情

找不到嗎?換我翻箱倒櫃,好像真的沒有耶,可是這時候還是得假裝很認真的回想牙刷到底放到哪裡去了,我繼續喃喃自語:不會吧,我明明放到行李箱了呀~難道牙刷就這樣消失了嗎?(很愛演的人妻~)

倒是陳老爺完全看開地說:Everything is possible for my wife…

我湊到陳老爺身邊問:老爺,您這句話是褒還是貶呀~

陳老爺無奈地看了我一眼,聰明如我當然知道老爺的心意,洞察心意的揣測地說:老爺,您心裡想的應該是臣妾具備有無限潛能吧?

陳老爺摸了摸我的頭,深吸了一口氣說:是啊…………

 

這是第一次驚嘆

 

隔天晚餐我們吃火鍋

賢慧的媽咪我想要替Imac煮一點麵墊墊肚子,拿了一包快煮麵(維力出的,好吃)後想到若能加顆蛋會更營養,於是娘親體諒我坐在裡面不方便出入,便幫我拿了兩顆蛋來。

 

****** 請注意,要進入高潮了 *******

娘親將兩顆蛋交到我手中時下意識地說:妳叫Ferranado(陳老爺的英文名字)幫你打蛋吧……

我就自顧自地拿起蛋帥氣地在鍋子邊緣敲了兩下:拜託,這種小事

話還沒有說完,大家就聽到噗通一聲外加我的尖叫~

沒錯,蛋真的連殼掉到火鍋湯裡

 

以下是每個人的反應

 

娘親小聲的說:我就說讓Ferranado來打蛋

我趕緊陳清:我是被燙到手才一滑的,真的真的(我舉起被燙到的手指吹氣,真的,我發誓真的被濺起來的湯噴到)你們看!

陳老爺默默地用湯匙把整顆蛋撈起來,低聲地(陳老爺的低聲是因為岳父岳母大人在面前)在我耳邊說:妳知道蛋殼是整顆蛋最髒的地方嗎?細菌最多了……

我還是舉起手指作證: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是真的被燙到呀~很痛耶!

陳老爺一會兒就俐落地把兩顆蛋打到湯裡,嘴裡喃喃地說:Everything is possible for my wife…

 

一瞬間,爹爹跟娘親不約而同把頭低下,心中的OS應該是:幸好,女兒已經嫁出去了

 

對了,在這幕戲中,最賺人熱淚的應該就屬Imac的回應了,Imac聽到媽咪被燙到,立刻過來看看是哪裡被燙傷了,然後,心疼地幫媽咪呼呼……(果然沒有白疼你~)

 

至於,牙刷到底在哪裡呢?

一回到草屯,果然在房間裡看到我準備好(您看,我真的有準備啦~)的牙刷被我順手放在行李箱旁邊的小桌子上

我問陳老爺能有別句台詞嗎?

陳老爺搖搖頭,還是那句老話:Everything is possible for my wife…

創作者介紹

venuscake

venusc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